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7的文章

[喃喃] 義工,與那些生命的碎片

圖片
昨天和同聊天,談到義工的來去——有時聚會好多人,有時卻又寥寥無幾,隨時間、個人生命歷程,出現、消失,積極投入或暫時離去。「義工」是義務幫忙的人,驅動的往往是心底人所不知的信念或生命經驗的衝擊;而人一旦啟蒙,會具有強大的力量——不管當下顯現,或需要時間挖掘,都代表自己逐漸產生更多疑問,需要更多廣泛或深入的連結來解答。

如何和一群義工一起工作?如何讓人的生命與眼前的行動連結起來?需要耗費心力、時間與作工,有時脆弱;但也是在那樣的過程裡,看見、陪伴一段又一段生命的旅程。

此刻在台灣同志遊行聯盟——一個每年由全義工撐起的數萬人遊行,以及各種行前活動,每年都要面對義工的流失與接受新人的過程/折磨。曾經,我也是離開的人,瞭解生命暫時需要其他出口;曾經,我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共事,那種共同完成一件美好作品的心情,仍靜靜安放在記憶裡。如今,得時時提醒自己:在共同工作裡,慢慢磨合,看見每個生命的獨特與美好——不試著掌控一切,力所能及的去做;過程裡,漸漸有人也準備好,一起加入你,或豐富你更多。

以前會焦慮:自己的專業不是組織工作,能勝任嗎?在實踐、共同工作、受傷、學習信任等等的過程裡,疑問還是很多,仍有許多需要調整的,也慢慢有了「需要知道更多」的渴望——大概作為一個書呆子,還是習慣有一個架構——不管那個架構將用作對照、填充或被毀壞。

還有很多需要面對、接受協助、克服、想通,不斷 try and error。不管如何,「人」始終是我生命中,最感趣味的命題——從矛盾複雜的情感性格、或共同工作的過程,千絲萬縷的關係裡,有一個個迷人也危險、震懾人心的故事。

我們都愛自己的義工身份,也對手邊要完成的事,有某種「完美達成」的執著或質疑——有沒有可能更好?會不會傷害任何人?雖然龐雜的事務中,難免缺漏,但在每一年、不同人「重組重建」的過程裡,期待能長出遊行對自己的意義與詮釋——最終,我們都在找尋生命當下的座標與定位,即便有時茫然混亂,仍繼續邊走邊唱邊罵邊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