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萌萌家人

面對萌萌(泛指護家盟、救台盟、下福盟等「反同婚、倡守貞」、「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團體),指責很容易,但我更想整理一下自己的經驗與對社會的粗淺觀察,檢視這次婚姻平權議題所帶來私領域裡,關係的撕裂與再造;以及台灣社會變遷中,怎樣的歷史環境和財權土壤,讓性別的現代性,進入 21 世紀之後,因為極右派宗教的全球化,益發艱難。

決戰私領域:恐懼的總和

去年 11 月底,一個日常週末早晨,我和長輩S在家族裡最大的 Line 群組上,針對婚姻平權和同性戀相關議題,妳來我往,短短半小時,她選擇退出群組。


(與S的對話截圖)

成長過程中,S是位個性溫柔、帶點迷糊可愛的長輩;她也是位單親媽媽,孩子可說是家族眾人一起看顧長大的。這幾年她與孩子成為基督徒後,輾轉不同教派,最後落腳某間高雄快速成長的千人教會,該教會使用從韓國傳來的「雙翼養育系統」,提倡傳教如「細胞增生、分裂」,透過培育小組,小組成員繼續外拓、組織更多小組,達到擴大傳教的目的。據說,她還報名了神學院,研讀中。

目睹她退出群組的當下,錯愕、傷心,連續幾天咀嚼著情緒。相信這也發生在許多人身上,為之後正反雙方的街頭激情,拉開序幕——他可能是你的家人、朋友、同事、孩子的家長、社團的學長姊等等,卻因為婚權議題,激烈交鋒;面對 Line 群組每日量產的謠言貼文,四處尋找解說的資訊奧援;平日和善的人們,在笑話與勸世文之間,夾雜著惡意滿溢的錯誤資訊,失去基本的理性批判與資訊核實(fact check);退出群組、解除臉友,甚至婚權小蜜蜂在路上被陌生人言語、肢體暴力威脅等等,各種人際關係的震動、撕裂與再造,在過去二個月內,頻頻上演。


……請到 Queerology 繼續閱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