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5的文章

妳我皆愚人

圖片
一杯濁酒敬哥哥與葉青。

記憶仍舊疼痛,需要酒精,大量稀釋,才能化成轉瞬即滅的泡沫。

生活瑣碎拍面,而妳我的暴烈憤怒裝載在基因的螺旋體上,把生命的不平刺青於身。於是濃菸,麻醉遮蔽,在縫隙之間刻下隻字片語。

不曾忘記,太多細節。只能反覆練習延展腦袋的肌理,拍打拉筋,等待未來一刻的驗收。

喜歡她撫摸我的片刻,像多肉植物一樣的手,溫暖柔嫩,順著劍拔弩張的毛髮,緩整糾結。平靜。

春末夏臨的躁,醞釀著,雨水還沒打進蝸牛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