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ADHD] 還孩子做自己-網站上線

圖片
點擊圖片可連結至網站
網站上線了。

ADHD 注意力缺陷過動症,俗稱的過動兒。新北市從四月份開始提供小二生「ADHD全面篩檢和免費診斷評估」。而這項政策引起很多討論和憂慮。

歐洲和美國的 ADHD 診斷率,落差很大,其中複雜的因素可參考這篇投書〈蕭蘋:ADHD有必要全面篩檢嗎?〉。而在台灣,一個孩子被確診為 ADHD,可能是醫師在二、三個小時內的會診、透過一些表格問題,孩子就被認定得服藥;也可能是用心的醫師願意花更多時間,去陪伴孩子和家長,仔細地評估。

之間牽涉到醫師的權威、家長的無助,以及孩子自主性的問題。哪一個孩子不經過調皮搗蛋的階段?而要求小二的孩子成天乖乖在教室坐得住,是否合理?孩子的「過動」,是否還有其他食物、營養、環境等等的因素?

特別是,當一個孩子被貼上 ADHD 的標籤,易貼難除,有時學校裡的家長政治是很可怕的。此外,過小的孩子用藥也有危害健康的疑慮。所以這些可好可壞的狀況,都在醫師、家長與孩子間,拉扯或平衡。

無論如何,多讀討論和不同立場的意見,總是好的。

龐克女力(The Punk Singer, 2013)

圖片
此片是美國著名女權主義者、也是掀起暴女運動與龐克搖滾的歌手 Kathleen Hanna 個人紀錄片。從 90 年出道至 2005 年消失於表演現場,此片生猛俐落地紀錄了硬蕊之所以長成的背景,那些衝突與性暴力陰影無所不在的現場;呼應加拿大一名男子殺害了 14 名女子的性別犯罪,憤怒的歌詞與挑釁動作的奔放現場,從 Hanna 嬌小的身軀爆發出來。

她曾是一名脫衣舞者,生活中面對不少自己與朋友遭受性騷擾、性暴力的威脅,透過  Bikini Kill 樂團,她們以草根直接的方式,在舞台上宣示著女性主權,「女孩們!到舞台前面來!我是認真的!」主唱邀請著每每在表演現場被迫擠壓到後面的女孩們,保護樂團,也讓女性現場。從女性主義出發,她將發聲與邀請擴及到每一個被擠壓的弱勢族群身上。 

她們手做粉絲誌(fanzine),使用大量剪貼和文字、圖片的再創作,傳達對社會議題與女性主義的理念、討論。她們聚集在一個行動主義者的空間,讓各式各樣的女孩們,可以自由討論與出櫃。


然而,理想與混亂夾雜的生活,侵蝕著 Bikini Kill 樂團成員彼此間的關係,也侵蝕著 Hanna 的健康。她又組了一個傾向電子龐克的 Le Tigre,在密集地投入與巡演中,終於病倒,靠著丈夫 Adam 的陪伴,以及 Hanna 自身勇於面對與接受治療,於是歷史中的強悍女聲與流著淚的真實病人,再度現身,以樂團 Julie Ruin 復出。 

從這部片裡,可以看到草根、充滿力量與魅力的暴女龐克的精彩歷史,Hanna 狂烈又特殊的聲線,堅強的信念,與面對媒體扭曲的疲憊和反擊,讓人騷動,加上後半段病中人生的轉折,讓人十分敬佩,也帶出 90 年代以降的草根女性主義與搖滾次文化之間的連結,和一整個社群的現身翻攪。又有多少人知道,Nirvana 的 Smells Like Teen Spirit 這句話,正是出自 Hanna 之手?而她與 Kurt Cobain 相知相惜、相互激發的創作過程,也讓歷史補上一筆不該缺席的女人力量。


以下摘自城市遊牧影展網站

《龐克女力》THE PUNK SINGER
Sini Anderson/ 2013/ 美國/ 80分/英文發音/中文字幕

「女孩們!到舞台前面來!我是認真的!」—Kathleen Hanna2013 SXSW 音樂節「如同那些偉大的搖滾紀錄片,這部影像不僅闡述魅力十足的個人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