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4的文章

每個場景都有屬于自己的劇本。

圖片
又是穿短 T 的天氣。把椒麻花生倒進保鮮盒裡,扭開一瓶啤酒,電視螢幕放著「來自星星的你」。

隨著劇中人物各種情緒的演繹,那些台詞畫面隔離出另一個可以安靜思考的空間,有時某個段落某句話,觸動一些過往;有時自己只是在情節裡放空,整理一天過多的資訊串流與雜亂如麻的各種線頭;過去與現在的各種情感思緒交錯,可以感受腦袋裡一片光海,有些 0 與 1 重新排列組合,閃現出新的光芒。

一瓶啤酒,足夠放鬆神經,活絡血脈。喜歡喝酒的人,知道怎樣讓自己醉;如同喜歡音樂的人,知道怎樣的歌單可以撩撥何種情緒。感人的歌曲,總有設計精準的詞曲鋪陳,只要抓對細節,最浪漫的往往來自最精細的煽動。每個場景都有屬于自己的劇本。

這次短暫的病,好在起頭睡(壓)下了。自己也甚為明瞭造成身體不平衡的累積與情節,然而控制是一種修行,如同守戒是對心性的鍛鍊,在這個時代能讓心緒沈靜下來只專心于一件事,並不容易。

不浮躁,看見歲月裡積累出來的力量與樣子。

語夜

很久沒這樣喝酒了。啤酒、高粱和威士忌,透中午的杯觥交錯。感受酒精從皮膚的每一個毛細孔,均勻發散;也看見彼此生命中,幽微的一面。以前喜歡喝酒,是為了放鬆,鬆開肢體的拘謹,也稀釋一點理性,好像喝了酒就能把束縛從身上脫下來,自在一些。

然後,遇到妳,才明白依靠酒精放鬆的深層,是孤獨背負的苦悶,也是一種不輕易相信的小心翼翼。一個人在路上太久,遂忘記如何擁抱,所以直到今天,我都記得張懸給我的那一個堅定而溫暖的擁抱,說著對生命的理解與力量。自此,每一個擁抱我都慎重,想把一點支持傳遞到另一個人身上。

妳提醒我柔軟,慢慢再次練習信任,看見一起生活、彼此對待的樣子。仔細想,那些曾經的傷心與磨合過程的不適感,已經許久不再出現。我也減少對過去的凝望、刷洗,在不知不覺工作與家庭的倥傯中,享受忙碌與清醒的交錯。

在寒冷雨夜,暈黃燈光下,小房間裡讀書、寫字,我總衷心感激著這樣的時刻。平靜溫暖的當下,讓我有強烈的幸福感,害怕失去的恐懼,淡然許多。生命中許多這樣的時刻,會重新疊加起來,就像今天所看莫內的畫作,鵝綠淡黃,還有畫家最愛的藍紫,在自己的小花園裡,穩定成形、以自己的意境。然後在垂暮之年,筆觸捨棄形象,紛繁,雖然在光影裡,仍可隱約辨識出花園的樣子,以及畫家走得艱深的人生哲思。可以花上一整天,單坐畫前,感受思考。

情人節快到了。在最近比較多分離的時刻裡,只想對妳深深地說:謝謝妳走進我的生命,改變了周遭與看待人的樣子;每一次擁抱的身體的溫度與氣味,是烙印入理的悸動,起伏而為眼神裡的,深深淺淺。

2014,年。

回到熟悉的房間。把我們倆的明信片整理好,擦拭著保養化妝的瓶瓶罐罐,消化著過年並不起伏、卻更加清晰的觀察與情緒。

待在台北的日子,快要和高雄的成長,一樣長。我不再走回鳳山老家自己的房間,高雄新家當然也沒有我的物品,長輩們耳提面命,要我們在台北買一間房。

然後,發現自己過往回鄉時沈溺的情緒,淡淡消失了。更冷靜地觀察也抽離著,長大後的變與不變,所制約的與可選擇的。

原來,自己竟默默務實了。

長輩們老了。年前的葬禮,看見記憶中熟悉的清癯,化成灰白枯髮,老人斑爬在悲傷惶惶的臉上。回到屏東,八五老人,也看得出被慢病拿走了神氣,精神不再,眼神霧濁。

回到台北,我們的自己的房間,才能靜下心面對,老去與死亡的恐懼。沒有把握,多久人們的俊朗,將成為記憶中反覆消磨終至模糊的影像。

仍在抽離與釋放中,來回穿梭,也更加確定他人的期待與自己的想望,之間調和的可能性。雖然走不一樣的路是辛苦的,但每一步都誠實、儘量不離自己的心意太遠,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