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3的文章

[女影二十之二] 女孩轉個彎:看見自己、勇敢愛

圖片
「出櫃、現身、被看見、被正視為什麼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我們的生活為什麼本身就有運動的能量?」謝謝 Nana 的導言。關於宗教,我還有更多正在思索的,希望能與「邪惡的平庸」一起,把權力結構與人的能動/選擇性問題,及「思考」之所以重要,推進得更深入。

引文:

面對這幾年,從真愛聯盟守護家庭聯盟,極端保守的宗教組織,以優厚的財力與人力資源為後盾,傾全力反對性平教育進入校園,也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的平權,我常想,他們身邊有同志朋友嗎?他們理解LGBTQ成長過程中,極度缺乏支持資源的孤獨、辛苦嗎?他們知道性平教育的推動來自於玫瑰少年生命的逝去?乃至同志大遊行舉辦了 10年,仍然發生因為陰柔的氣質,不斷被言語霸凌而自殺的新北市鷺江國中楊同學。讀著守護家庭聯盟成員在法務部座談會上的發言及所動員的連署文宣,真切感覺到他們不聽不看、不嘗試理解。握有權力的領導者,以恐嚇與讓人心生懼怕的手段,來打擊他人的生命;而他人所受的痛楚,造成多少生命的悲劇與殞落,完全悖離了信仰中牧/沐人以善與愛出發的根本,也正是最懦弱的逃避。

......閱讀完整全文

[女影] 賀照緹:台灣黑狗兄(2013)

圖片
昨晚去看了「台灣黑狗兄」,好感動。裡面有小人物真實的辛勤累積與愛,面對被邊緣化的經濟情勢,如何在夾縫中找出一條足以安穩自給的生存之路。

社頭,根據黑狗兄李東林的說法,台灣約有八成的襪子出自這裡,每二個社頭人就有一個在做襪子,是台灣主要的襪子衛星工廠。家家戶戶之間,形成產業鍊分工。

然而,面對全球化與中國、韓國的威脅,依靠訂單的代工模式受到很大的衝擊。不想關門到菜市場擺攤賣襪,就只能另謀出路,自創品牌。

賀照緹導演擅長在紀錄片裡,從人物出發,牽動出產業鍊的上下游關係,以及其中人物的努力、辛酸與開創的平凡勇氣。



黑狗兄李東林,體育選手出身,一輩子都在做襪子,有著對體育選手的熱愛。兒子就是選手,他與許多發展體育的學校保持良好聯繫,每每開發可以保護並提升戰力的襪子,給他們試穿,並以一雙 50 元加帶 6 個月保固(襪頭鬆了可換)的實惠價,關愛著選手。

維持一家小工廠是辛苦的,自創品牌更是賭注。黑狗兄與科技大學的設計系合作,瞭解襪子的配色與包裝的考量;老師帶他到台北看 show room,實際瞭解別人怎麼包裝?怎麼賣?賣給誰?如何定價?品牌除了必須有好品質,還得有好故事,而這些黑狗兄都不缺。這也是他第一次走出社頭,瞭解自家的品質好,也對品牌的定位與定價,有了信心。

他也拜訪有機棉花的農場主人,希望做出從原料開始,完完全全的 MIT 之襪。

當然,太太的支持,非常重要。太太往往含蓄地說幾句話,開始掉淚,因為要顧機台、聯絡、奔跑於場房間,還要設計、打樣,多年來的辛苦與壓力,不知從何說起;有時,還得遭受丈夫不重視她其實很好的提議,譬如黑狗兄的 Logo 就是她設計的,還有另謀市場出路的襪子娃娃,可愛多變。

其中一幕帶到襪子縫合工廠。正反面的襪面必須縫合在一起,然後翻面。翻一打襪子一塊,所以一天即便工作12小時,月薪差不多九千多元。但這份薪水,卻是家徒四壁的女工,非常重要的經濟來源。

為生存所逼迫的血淚,也是交織起這些家庭工廠的臍帶——認真做到最好,讓襪子產業在社頭長長久久。

這部片的感動,來自於看到眾多台灣鄉鎮的縮影,如何以勞力拼博出過往的經濟奇蹟,同時今天繼續服務著居住在城市的我們。以及對人、對鄉土濃厚的愛,努力讓技術精進的驕傲,珍惜每一分所賺來的錢與來往的人。

最近「社會企業」是個很紅的詞彙。朋友說,其實許多一般公司、企業,也認為自己在解決社會問題,因為讓人溫飽並從工作中得到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