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2的文章

雙面勞倫斯(Laurence Anyways, 2012)

很巧的,Qs 作者 blur 也寫了這部電影,可見這部作品的精彩讓很多人心有戚戚焉。底下也來說說我的感受吧。

看「雙面勞倫斯」,很難不想起「冥王星早餐」(Breakfast on Pluto, 2005. 舊文)。一樣是MTF(Male to Female,男跨女)的跨性別者,冥王星裡的Partick,愛的是男人,他的命運與愛爾蘭交織在一起,死亡的意外、華麗視覺所交織而成的強烈衝擊,伴隨70年代的流行樂曲,在腦海裡炸成碎碎花火。A wild and fabulous story.




至於勞倫斯,他在一段熱烈的男女情愛裡,同樣MTF的身份,卻處在不同的生活條件之中——在大學教授外國文學,也是剛得文學獎的新秀。年過三十五,他告訴女友,靈魂一直裝在錯的身體裡。於是這部片注定,除了跨性別者出櫃後,所必定遭受的歧視與奇蹟——被家長抗議、丟掉工作;莫名被人毆打;餐廳裡,不時有人過來進行言語的嘲弄騷擾;而就在一切最低落的時候,得到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溫暖。

導演更深刻細膩地處理勞倫斯與女友、家人之間的關係。深愛勞倫斯的Fred,決心支持他。然而,原本瘋狂笑鬧的生活,瞬間必須處理來自四面八方的質疑與歧視,壓力讓Fred染上憂鬱症,也失去導演工作。和MTF在一起,既考驗她對身體的接受度,也粉碎原本主流關係的想像與保護傘。

在關係的分合與拉扯中,勞倫斯越走越遠了。生活中經受的歧視,讓她越來越堅強、腦袋明晰,即便仍深愛著 Fred。但那樣的守候、等待、復和、努力追求的生活,最後卻也看清,Fred跟不上她了——即便待在她不愛的丈夫身邊,但舒適安全的中產階級生活,屏蔽了任何歧視的可能。即便,Fred並不快樂。所謂「社會結構性歧視」在當事人周遭的效應,以撲天蓋地、無比具體的方式展現著。

我們看到,一位才氣縱橫、生活無憂瘋狂的作家,如何被鍛鍊為一名戰士——Larence 讓那位(曾經害他丟失工作的報紙單位)採訪女士,從一開始的不瞧一次正眼,從容說出新一年的篤定;也如同一開始對她尖銳的 Fred 姊姊,給她電話與擁抱的接納。而導演的細膩,則呈現在Larence的母親身上,關係中的冷落,讓她點出愛情自私傷人的獨白。

華麗的場景、炫目的調度、運用大量獨立音樂與古典樂的相互刺激、配樂與劇情之間一氣呵成的連貫。這是我第一次看加拿大魁北克導演 Xavier Dolan 的作品。年僅24歲的他,曾在19歲時以自編…

兩人

遊行結束後的這一個多月,逐漸感到身心舒緩、骨子裡的閒憩。其實一個多月來,行程也未多滿,但零零碎碎的家務事、陪伴朋友家人等等,心裡的倥傯激動,總算平穩。

11月某週末,某人跟我說,二天彷如悠然長假。恢復兩人小廚的樂趣——簡單弄幾道蔬食、搭上一二塊甜點,在家晚餐一直是我最歡喜期待的——那是兒時一大家子圍桌晚餐的安穩投射,於我是安定生活最具體觸手的象徵。不管一天工作多忙多累多平淡,世界與台灣社會還有多少動盪,同志平權仍有多少未來得綢繆面對,只要和某人一道家常晚餐,就是安頓。再生。

手機裡多了鑽研料理的食譜App,有空時也一起做早餐喫。暖胃也暖神。想起父母為了孩子,清晨起、夜半臥,少少的睡眠與體貼的照拂,雖然我們還未進入婚姻或計畫有個孩子,但經過生活迎面的砂礪與微風,有點懂得歲月中經常付出的堅持不易。

→更多請到 Queer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