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文章

[LGBT] 你看見真正的彩虹了嗎?——兼記鷺江國中楊同學紀念行動

圖片
佛家總說人生虛空。既為虛空,何務追求?

很多時候,總能一眼望盡如許做的後果會是什麼,對於經歷的終點有所準確的猜測。然而,仍舊選擇經過,選擇蒐集細節來對抗虛無。當人生走向最後,面對消逝,似乎只能從各式各樣的細節中,編織記憶、與之對抗。



※小山泰介,Untitled (Rainbow Form 2) @東京藝式

那天去看東京藝式,有許多耽美的光影成色。這是其中一張彩虹。創作者故意保留了印刷網點、陰影以及表面刮痕,彩虹的美從來並不完美無瑕,然而包括這些刻痕卻無損於彩虹光影的美麗。

看著展品,想著昨天(11/5)在鷺江國中為玫瑰少年楊同學舉行的悼念。楊同學因為比較陰柔的性別氣質,加上父母、師長、同儕的不理解,對他的欺侮和壓力,選擇跳樓自殺。當最初的報導見報,幾句簡單的描述,幾乎馬上可以想像場景的再現——那種生活中無人理解、無處可訴、銅牆鐵壁的狀況。

一齣悲劇。而悲劇肇因於非 LGBT 社群對 LGBT 的不理解、非同性戀社群對同性戀的不理解,才會在五萬人盛大上街的同志遊行隔天,傳出如此令人難過的消息。哀悼現場,大家輪流說著自身過去遭到師長誤解、向父母告狀、被同學霸凌的狀況,淚水糾雜著過去的、幾乎是集體的回憶。

雖然細緻地想起自己的生命經驗,同志社群裡拉子與gay們、T與玫瑰少年們,在不同生命階段所面臨性別氣質帶來的痛苦與快樂,仍舊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外界不理解而不友善的眼神、態度和動作……。

彩虹從來不是亮面的,彩虹更可能只是水氣折射幻化的光影;然而,彩虹因為水氣真實的顆粒而美麗,即便之中其下有著點點黑影;彩虹在我們的眼裡是真實的,於是才有彩虹之名。

楊同學的殞逝,也是對這一年來,真愛聯盟阻擋性平課綱進入校園,最無聲卻憤烈的抗議,以生命作為正義的無奈禱詞。

在我的部落格上常駐著一句話:「理解是關懷甚至改革的基礎。」增進相互的理解才能真正免除歧視、真心接納、讓悲劇幻化。但願我們長記彩虹光影中的陰暗之處,繼續努力,讓更多人知道自己並非怪物的歸屬與認同,也讓楊同學成為最後一位犧牲於歧視暴力下的玫瑰少年……。



※這是同志電影 Beautiful Thing (1996) 中,美麗的結局,也是現身的意義。

◇◇◇

又一個玫瑰少年的隕落
by 羅惠文(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副秘書長)

還要多少個玫瑰少年的隕落才能讓社會看見多元性別?還要多少血淋淋的事實才能讓社會承認同志教育應從小教起?

10月29日亞洲最大的同志…

[影。] 葡萄酒之路 The Ways of Wine, 2010

圖片
開場前五分鐘,鏡頭堅持自葡萄觀看的視角,從景模糊。

這部電影以類紀錄片的方式拍攝,用逗馬(dogma)的手持晃感,同時男主角和酒莊配角,都由現實人物出場,把 Charlie Arturaola 的真實人生體驗,搬上螢幕。

故事敘述,極富盛名的烏拉圭籍美國品酒師 Arturaola,突然喪失最重要的嗅覺和味覺,為了找出原因、恢復感官知覺,他嘗試了許多方法。從一位品酒師的個人危機,帶出諸多葡萄酒產業和個人生涯焦慮的交相呼應。

葡萄酒有著農業的本質,而農業與家庭、土地又有著緊密的聯繫。這是葡萄酒作為原料生產的一端。然而,進入市場,品酒師在紐約的五光十色,正好反應葡萄酒作為都市生活不可或缺的娛樂佐品與奢侈品,感官沈迷。

而葡萄酒在鄉間酒莊與城市市場之間,人群的不同調性與需求,也正反應 Arturaola 潛在的失衡。 周旋在亮麗舞會和品酒會的 Arturaola ,其實離開家鄉多年,也遠離了家庭生活。於是當實際生活與內心所需,各有所缺時,非常誠實地轉現為生理心理的焦躁不適。找回味覺就是找回自己,然而在回鄉、回歸內心的同時,掙扎和對抗習性的艱難是漫長而反覆的。

什麼是葡萄酒的感動?熱情?陳年的歷史?執著的意志?什麼又是最好喝的葡萄酒?葡萄酒究竟是一種難度的釀造或記憶的味道?

在一步步的挫折,和漸漸回到內心兒時的原鄉,如何找回味道已經不重要了。當兒子帶著未曾謀面的孫子,播放著14年前,遙記跨海思念的卡帶錄音;兒子對父親的渴望與需要,在一起聆聽的淚水與真誠可愛的笑容中,獲得和解。

不論經歷過什麼事,最終都以一杯酒作為結束。這是父親想留給兒子的智慧。而裝盛在家常玻璃水杯、過酸的私釀葡萄酒,才是珍貴的起點、與生命相連結的味道阿。


※中文預告片

劇情簡介

根據全球最富盛名的品酒師查理‧阿托朗諾的親身經歷所拍攝,由查理本人演出喪失味覺的過程與尋找自我靈魂救贖的心路歷程。

查理是當今世上最具權威性的品酒師,他只要飲一口酒就能評斷出酒品質的優劣,因此經由他認可的品牌,往往都能夠暢銷,於是他靠著這樣天賦異稟的才能,享受著奢華的生活。

然而,就在一次美酒饗宴活動中,他發現他失去賴以維生和引以為傲的味覺,他無法品嘗出酒在口中的層次變化,他的人生瞬間崩潰瓦解…。

為找回他的味覺,他展開了一場洗滌味覺之旅,他前往頂級酒莊、有名的葡萄園,並且和果農一起採收葡萄,並且還參與釀酒的過程,嘗試許多努力後,仍找不回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