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1的文章

[觀點] Martha Nussbaum: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 (芝大法學院10年度畢業致辭)

Martha Nussbaum: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
(芝大法學院10年度畢業致辭)
By Leo, 2010/08/16

兩天前重新讀了一遍Nussbaum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10年畢業典禮上的致辭,越讀越喜歡。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花了兩小時,把它全文翻譯了。什麼是哲學?Philosophy is an activity that uses reasoning and rigorous argument to promote human flourishing.這個致辭就是對這個問題答案的具體展開。原文鏈接點這裡

2010年度的畢業班同學,在這個快樂的日子裡面,我們把所有的美好祝福都奉送給你們和你們的愛人。你們在這個偉大的法學院接受了嚴謹的教育,即將去擁抱豐富多彩的職業生涯。面對你們這樣一群擁有傑出成就和遠大前程的人,我該說點什麼呢?

當Schill院長邀請我進行畢業致辭的時候,他一定知道我會拉上古希臘的哲學家們。但或許他並未料到,我今天要講的這位是其中最不像話也最憤世嫉俗的,希帕契婭。說希帕契婭是一名律師其實並不為過,因為犬儒/斯多亞傳統中的哲學家總喜歡把自己稱作「人性的律師」。在接下去的講演中,你們會發現,希帕契婭擅長以論證讓別人無話可說,並因此而為人所熟知。我們就把希帕契婭看作是世界上第一位女律師吧。我想用她的故事來講講年輕律師所面對的各種挑戰。先來看看下面這個故事。

在公元前四世紀的瑪若尼亞,一個以繁榮的酒業而聞名的富庶城市,希帕契婭誕生於一戶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在當時的希臘,女性受到各方面的限制;他們很少走出家門,也很少學習讀書寫字。但是希帕契婭並未受到這些成規的限制。她想盡各種辦法自我學習——當包辦婚姻降臨到她頭上的時候,她一次又一次拒絕父母所選定的對象,最後愛上了一個清貧的流浪哲學家克拉底。克拉底身負殘疾,是個駝背;所以他無法為上流希臘社會所接受。但希帕契婭一次次拒絕其他相親對象,並且要求父母同意她嫁給克拉底。有一天,克拉底來找希帕契婭。他站起身,脫光了衣服(扔在一邊),對她說「這就是你的對象。那些是他的財產。選擇你要的。除非你選擇我的生活方式,不然我們無法成為伴侶。」希帕契婭選擇了他——並且還遠不止如此。據歷史記載,她離開了家,穿上了中性的衣服,跟著克拉底周遊希臘全境。甚至,她還在公眾場合與克拉底性愛。即便從現在的眼光看,這也是駭人聽聞的行為。

希帕…

[LGBT] 父親的衣櫃(All About my father, 2002)

圖片
IMDB

75分鐘的紀錄片,透過兒子的視角來看有變裝嗜好的老爸。

是部充滿情緒衝突的片子。

因為父親對變裝的執著與所受的苦,以及年紀越大,越想在「自在於性別本質」運動上的努力,也帶出運動者身邊家人所受的波動。因為前妻無法接受,兩人離婚,然而第二任妻子卻與女兒相處不好。

性別議題糾結著親子議題。

兩個孩子,包括身為紀錄片導演的兒子,也對父親是否走到跨越生理性別的一步感到焦慮——那將瓦解他們對「父親」一詞的理解與所建構出來的社會想像。即便現任的太太,也無法接受丈夫走到這一步,縱使她願意陪他買女裝,也不排斥和變裝的她走在街上。

Esp/ben 本人則喜歡既是男生又是女生的自己,跨越不同的性別能帶來不同的滿足——雖然年紀越大,他越來越喜歡成為她。他的痛苦如此掙扎與真實,當親人們都不接受身著女裝的她希望被當成女人,無法被理解,終其一生都在寂寞奮鬥著,特別是與身邊所愛的人。(戳破與不承認跨性者的自我認同,真是非常殘忍)

看著影片如此真實的情緒衝突與糾葛,我想著,如果兒女們從小能有更多元的家庭或社會想像,是否不會如此執著、辛苦?而最終,父親的表白,也體現個人主義的難處——當那樣的傷害不是故意地去傷害,卻也無法因為兒女的請求而不作自己。他依舊出書,依舊為少數的多元性別社群努力著,反抗壓迫,但那樣的踽踽獨行與無解,讓人心疼。

這也是身為運動者,最真切的苦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