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0的文章

[食。] 古早味蛋糕

圖片
◎圖片為轉載

冷颼颼的天,和大貓心滿意足吃完麻油豬肝麵線、乾炒腰花,又到對面剛開張的古早味蛋糕等候。

其實這種蛋糕作法很簡單,對我卻別有回憶。

小時候身體不好,有很長一段時間住在屏東外婆家,每天都在田埂、竹林邊,野來野去。鄉下種田人家的大事,往往和祖先、神明的祭拜有關,款待的食物都很豐盛,少不了雞鴨魚肉,其中就有這種素樸的雞蛋糕。

拜拜前一天,我們這些小孩就被差遣,拿著空鐵鍋,匡啷匡啷地到麵包店報到;隔天一早,一大群小鬼頭會在店前張望,領回各自裝在鐵鍋裡的雞蛋糕——通常會成隆起狀,中間裂成十字。

我們各自小心翼翼地捧著,一邊抵抗甜甜香氣的誘惑。

除了拜拜,一般長輩生日也是這樣,中間插根蠟燭,大人小孩都吃得開心。也因此,直到現在,每回回屏東,都會先到老字號的長崎蛋糕,買上一條蜂蜜蛋糕,當作伴手禮。八十多歲的外公,直到現在都愛吃。

如今城市裡似乎吹起一股懷舊風,店面設備也新穎、乾淨許多,不變的是,咬下一口軟綿綿、熱騰騰的雞蛋糕,彷如也咬下許多過往成長的甜蜜 : )

[LGBT] 10/31「成家的現實與神話:多元家庭如何成為可能?」座談紀錄 2

續上。此篇粗體字重點為我所加。

伴侶盟法律組研究成果及共識─許秀雯 發言逐字稿

各位朋友大家晚安,今天真的非常高興看到這麼多的朋友一起來關心這個議題。我想如果我只有三十秒可以回答一個問題「伴侶盟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體?」我會說:伴侶盟是一個希望可以讓每個人都「自由戀愛」並且「平等成家」的團體。

我們知道在1920年代的時候,事實上,那時候的年輕人就想要自由戀愛了,他們的自由戀愛是做什麼呢?是為了要對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今天,我們真的可以自由戀愛了嗎?有多少的同志,已經享有了自由戀愛的權利?或許我們的社會,某程度讓我們可以自由戀愛了,但是,戀愛歸戀愛,成家的權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也就是說,在正式的、國家的、法律的整個架構裡面,異性戀以外的其他族群,「他們」成家的權利、「我們」成家的權利,是不被看見的。所以呢,這就是我們成立伴侶盟的目的。

更詳細一點來說,其實今天伴侶盟所要做的事情是什麼,簡單地說,伴侶盟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去挑戰一個非常令人不滿的現實。什麼樣的現實?就是把「異性戀婚姻當作唯一合法成立家庭的方式」的現實。那我們要怎麼樣來挑戰這個令人不滿的現實呢?我們目前倡議的內容可以分成兩個大項來說明:

第一個大項是,我們認為應該要推動一個不同於婚姻制度的法律,這個法律叫做伴侶制度,伴侶制度不同於婚姻之處在於,它比婚姻制度擁有更多的彈性,可以去因應不同的人成家的權利與需求。我們知道,婚姻就像是一個套餐一樣,你點了這個五百塊的套餐,有些菜你並不喜歡吃,好比說你不想要互負忠貞義務。但是這個法律許可嗎?並不許可。當然,我們可以等婦女新知廢除通姦罪成功 (眾笑)【編註:婦女新知基金會正積極推動「婚外性除刑罰」之運動】─但那是另一個議題了。

也就是說,這個套餐有很多菜我們並不喜歡,可是他價格就是這樣,只可以選擇要或不要,是不是?所以我們說婚姻是什麼?蒙田說「婚姻是一個只有進入自由的市場,它的存續期間則是被迫的」,蒙田是多久以前的人?差不多四百多年前,但他說的話到現在大致上都還成立,不是嗎?你的結婚契約上面可不可以訂定期限?如果學過民法的人應該知道,如果婚姻訂定期限會怎麼樣?會無效,即使你訂定一萬年還是無效喔(註:依我國通說及實務,結婚不許附條件或期限。此處「一萬年」期限係反諷之語─如果婚姻禁止附期限是為了確保並彰顯其「永恆性」,那麼當所附「期限」為一萬年時,似乎不應認該約定無…

[LGBT] 10/31「成家的現實與神話:多元家庭如何成為可能?」座談紀錄 1

先前承諾過,若有紀錄會隨手轉來,方便無法看到連結的朋友。此篇的字型顏色與重點標示,為原記錄所有。

「成家的現實與神話:多元家庭如何成為可能?」2010.10.31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座談記錄

各團體對於伴侶盟的期待

非親密伴侶的成家可能/女同志拉拉手協會─小逸
作為一個長期對女同志社群做直接服務的團體,拉拉手協會透過每一次不同主題的團體聚會,貼近社群的需求與聲音。女同志伴侶渴望成家、有結婚權的聲音,在社群裡早就不陌生,然而,我們也聽到另一種聲音慢慢浮現:有沒有可能,姊姊妹妹、知心好友,姊妹淘們也可以手拉著手,一起相互扶持,共同組成超越血緣、姻親的夢想家庭?
心事有人訴說、家事有人分擔、情事可以相互瞭解,除了親密伴侶,姊妹好友們當然也可以相互承諾、相互照顧彼此間的青年、中年、老年生活。「我們的國度」與「變態幸運草」兩篇得獎文中提到的彩虹公寓、兩對伴侶共同居住在同一屋簷下的家庭樣貌,都是女同志社群裡常可聽聞的規劃或藍圖。然而,現行法律對於多元家庭想像的限制與貧瘠,讓「成家」只獨鍾於異性戀的性關係,只保障以異性戀性關係為基礎的狹義家庭,而同樣履行公民義務的女同志社群,卻無法享有各種稅賦權益、經濟共同體的保障,這是法律與體制的惡意忽視!

拉拉手希望透過各個團體間的結盟與合作,把更多成家的可能與圖像放進來,不讓女同志社群的聲音缺席,不管是親密伴侶還是超級好朋友,都可以是家庭組成的一份子。家人是成年人可以做的選擇,而這樣的選擇是我們該被賦予的公民權利!

看見異性同居伴侶的需要/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凱榕美國紐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社會學名譽教授David Popenoe表示:「從來沒有一個時代的家庭像現在一樣變動得如此劇烈、如此快速,例如婚外異性同居愈來愈普遍。

根據我國主計處2003年的國情統計通報,結婚並非組織家庭的唯一方式,西方國家有相當高比重的男女選擇以同居的方式組織家庭,瑞典、紐西蘭及法國20-24歲女性同居比率均逾六成,分別為77%、67%及63%,而加拿大亦高達46%。隨年齡增加同居比率下降,惟其中瑞典30-34歲女性同居比率仍逾三成,西方國家同居現象較普遍。當年我國20-24歲女性同居比率約2.7%,但七年下來我國國情如何主計處未提供更新資料。只有內政部統計處近年來作相關「夫妻生活」統計時,已將選項擴大為「含同居」,或可見端倪。

在現行…

[走。] 台北花博 & 北投溫泉

圖片
趁著無事一身輕,難得陪伴家人在蝸居已久的台北市,好好走走。

首先,當然是去每天都在新聞上置入性行銷的花博啦(笑)展場沿著台北北邊河濱的四座公園,由花之隧道串連起來。有戶外展場,也有幾個特別的展館,譬如夢想館、未來館、爭豔館等等。我們星期一用悠遊卡刷了下午票進場,沒想到,人山人海,晚上七點多離場時,看板上標示著參觀人數有六萬多人。遊客眾多,於是每個熱門展館都大排長龍,平均排隊1-2小時是很正常的。至於大家趨之若鶩,由工研院負責、結合聲控、動作的數位科技互動的夢想館,每日預約券限量四千張,志工告訴我們,很多人早上四點多就到新生園區排隊,連志工自己都沒看過。

奉勸要去看花博的朋友,白天盡量看戶外展場,等傍晚五點過後,再去各展館排隊參觀,此時許多學生和遊客散去,也沒有中午的大太陽,會舒適許多。


※花博的照片總覽

隔天,坐上捷運,到新北投站洗溫泉。如同台灣山中許多避暑、溫泉景點,早年多由日本人開發。國民政府來台後,這些避暑別墅、宿舍,也成為達官貴人、或公營單位的休憩別所。行至今日,大部分變成供大眾參觀的古蹟和博物館。往昔北投也因為多鶯鶯燕燕的風流場所,被抹上一層滄桑的風華色彩(可見黃春明的小說),如今這般風貌已不復見,在社區居民的大力維護下,已然成為台北最著名的觀光勝地。

一出捷運站,沿著北投公園左過,一路慢慢爬坡向上。正中間是溫泉溪流和綿延的綠地、老木與各式古蹟建築,同兩旁馬路邊的高樓大廈、豪華的溫泉旅館,形成強烈對比。這一段路短短二十多分鐘,讓人心曠神怡。



託爸媽的福,入住已有97年屋齡的日式老宿舍。寬敞的空間,流水聲潺潺,十分靜謐。休憩一晚後,早上依序而下,先到普濟寺。建於昭和五年(1930)的這座小寺,種有重重茶花,姿態優雅,香氣撲鼻。



往下,路邊隆起一小丘公園,老樹巨碩,讓人仰寧神止。

接著到地熱谷。平坦的湖面泛起陣陣白煙,這裡屬青磺溫泉,有弱酸性,含有鐳的放射性元素,據說對健康不錯。目前正在復育北投石,所以禁止靠近溪邊。


※地熱谷

沿著溪流走,不久到達梅庭。這是集教育家、政治家與書法家於一身的于右任先生,生前避暑之處。隔壁就是著名的綠建築──北投圖書館。被綠樹包圍的圖書館,涼風襲襲,室內也多採自然光,輔以少量的省電燈泡。這間圖書館完全體現一個自然、友善的空間,所營造出潔淨舒明的氣氛。


※梅庭


※北投溫泉博物館

走完這一段北投綠色隧道,老實說,比花博人擠人的人工美,更令人舒坦放鬆幾多。推薦…

自由 (with Neon & Neil Young)

是的,我自由了,結束為期兩個月的短暫工作。Free to the market, and free to be myself. 這兩個月,一方面讓我心靈無比疲累,一方面也在短時間內,很快地對社會和自己有更深的認知。寫下這些文字,不僅僅是抱怨或牢騷,一來好好理個頭緒,二來也作為提醒的註腳。

前一份工作是所謂的「專案管理」,這是近五十年來,從美國快速興起的管理學分支,因應快速成長、變動的社會,企業為更有效、有彈性地在不同案子中統籌運用人力、控制成本、掌控時間進度,原本以推動實驗性計畫為主的專案管理,漸漸變成各企業的常態與常設。然而,正因為這個職業以掌控「品質、人力、成本」,在有限條件內務求目標達成的最佳化,很容易在變態使用的狀況下,演變成自以為效率的不經濟。若按正常情況來說,在一個案子的有限期內,以高密集度的體力和時間完成聯絡各方的調控,並不會造成太大問題;但一般社會情況卻是:雇用一個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 PM),將這個 PM 作最大效能利用為目的,於是忽視一個人在生活和能力的有限性,經常全權負責或隨機調動於動輒 4、5 個案子之間。這也是為何,我們平均工作時數往往在 12 小時以上,並且除了聯絡人事、處理行政庶務、解決各種設備、計畫中的突發狀況外,甚至得負責企畫案與結案報告的文字產出。

於是,工作量這樣的大的職位,遂造成人事變動的頻繁──工作經驗無法傳承,消耗於新人工作上手的時間成本。還記得剛上工時,和同事都抱著「新人要克盡一切」的戰戰兢兢,努力擺脫七年級生是「草莓族」的不良印象;但結果卻是,「慣老闆」(被寵壞的主管、老闆)毫無節制地增加工作量,無視於我們的反應與溝通。於是,原本一個中型的政府委託案,至少有 2 名PM,最後人事卻被精簡至一個人全權負責4個案子,每日工作12-16個小時,包括耗費繁重的溝通和腦力。

員工被企業以「用過即丟」的免洗心態對待──不論怎樣具體反映事實,老闆、主管們有禮的以太極方式回應,同時繼續丟工作;而初出社會的新鮮人,深怕自己無法跨過試用期門檻,只能接受。起初,抱著對工作應有的尊敬,想盡力做好;但日復一日過度的疲勞,以及生活的僵固、單調化,人也變得越來越不靈光、倦怠,越來越欠缺執行力背後的創造力。等到有天再也承受不住,辭職走人,帶著各式各樣埋著病根的身體回家。

這份工作不僅讓我見識何謂「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請假勇…

[書。] 經濟殺手的告白3:不願面對的金融真相

圖片
經濟殺手的告白3:不願面對的金融真相
Hoodwinked: An Economic Hit Man Reveals Why the World Financial Markets Imploded--and What We Need to Do to Remake Them

作者: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譯者:黃中憲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年:2010
頁數: 272
ISBN: 9789571351957

想成為世界公民的我們,無法理解那些最終總是在踐踏與奴役窮人的騙局。我們如何理解所謂的全球化並不致力於創造世界公民,而只創造消費者?全球化致力於打造的並非全球社會,只是全球市場。──科雷亞(Rafael Vicente Correa Delgado, 1963-)(頁84

首先,這不是一本反對資本主義的書,卻要我們正視所謂掠奪性資本主義──如同癌細胞、將資本主義不正常增生的變種,以加速資源耗損與個人利益追求的無盡狂熱為特色。John Perkins 並不反對商業,事實上,資本主義發展了近三百年,人類的經濟行為模式無法一夕推翻,但在資本主義的發展歷程中,卻多次出現經濟蕭條或崩潰的大規模危機,2007年的金融海嘯,冰島與愛爾蘭相繼宣布國家破產,這些只是最近較為鮮明的記憶。因此,作者主張可被修正、應往正常模式、適度發展的資本主義道路,人類的商業模式並不必然與環境、朝向永續、和平、公正的理念相抵觸。此書分成兩大部分,前半段為現狀問題的揭露,後半段則提出我們能參與其中的解決辦法。

作者以 凱因斯 vs 傅利曼 兩位學者為代表的經濟形式,展開討論。

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1946)的學說反對毫無限制、避免人為干預的自由市場,主張政府應扮演經濟舵手的角色,採取積極作為,透過財政與貨幣政策,對抗景氣衰退與經濟蕭條;以法令管制企業,來保障、維護平民的基本權利。他的學說成為1920 至 1930 年代世界性經濟蕭條時期的有效對策,並構築起 1950 至 1960 年代許多資本主義社會繁榮期的政策思維。

傅利曼(Milton Friedman,1912-2006)則主張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他的代表作《資本主義與自由》(1962),提倡政府的最小化,反對政府干預、讓市場自由運作。他的理論對 1980 年代的美國雷根總統,及往後延續至今的諸多經濟、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