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0的文章

讀《丈量世界》:世界與書房之間的探測

圖片
作者Daniel Kehlmann(1975-)以兩位著名的德國歷史人物──天才數學家高斯,與探險測量家亞歷山大‧洪堡──作為主角,隱隱呼應書中高斯提到的數學定理:兩條平行線,終有交匯的一天;同時,「一條直線,一條不容在上面增加任何東西的直線,儘管它最後會有一個終點,但它會一直延伸,延伸到讓所有可能的距離都只是它其中一部份」(頁300)。

兩位主角個性迥異:高斯是出身貧寒的天才,喜歡女人,痛恨為了找錢而卑躬屈膝、無意義地奔波。他的脾氣直率暴躁,喜歡待在書房或實驗室中思考。洪堡則為了探勘測量,精力充沛,並且不斷鍛鍊體力與意志力的堅韌度,在他身上有著科學家典型的執著、毅力與不苟,並對女色敬謝不敏、獨身終老。同時兩人身上又各自拉出支線:高斯以家人為環繞,訴說他對家鄉與母親的依戀,對人事的通澈與無奈、煩惱;洪堡則拉出童年之線,敘述與其兄──作為德國重要的大學教育創立者威廉‧洪堡──之間的宿命和愛恨情仇。

小說不論刻畫人物的性格,或者靈光乍現地呈現人物的思考與心理敘述,情節與文字聚焦得十分清楚而簡潔,卻無損思考、體會的深度。眾多德國當代歷史背景的描繪,也考究而真實。作者並時常幽默地埋伏著,科學與文藝之間的緊張對抗,不時調侃自己的小說家身份。特別對學術有興趣的人,看到高斯與洪堡作為兩種不一樣的科學家典型,會有很多對比帶來的思考──尤其在這樣一個崇尚移動、旅行的時代,究竟行動自由是否也代表了心靈的飛翔?或者智識的追尋,終究奠基於對「理性」的尊重、自信與企求的執著?而現實的荒謬,與偉大心靈所欲追求的自由,之間的齟齬,更是人世永恆的幸與不幸之區別與玩味所在吧。

我想,作為以哲學理論而驕傲自恃的德國人,年輕的作者試圖在速食主義的今天,召喚「思考」的意義與核心價值。

[Gig.] 人山人海──擁抱黃耀明台北演唱會(w/做一場給世界看的戲)

圖片
※ by MaoPoPo.

終於等到明哥領著一眾人山人海的歌姬樂手,在PMPS成立11週年之際,於 7/4 晚,登上巡演終站的台北 Legacy 舞台。明哥早前雖在台灣出了幾張國語專輯,但 2000 年之後,很少到台灣,他的消息和音樂反倒經由上海的友人,介紹給我「達明一派」;而人山人海的廠牌建立後,at17 和 PixelToy 的專輯,先來台灣試水溫,獲得不錯的反響,特別 at17 以清新民謠二人組,加上林一峰創作的 "the best is yet to come",風靡不少少男少女。一開始認識他們,就在派大的五四三音樂站上,那兒有不少明哥和進念二十面體的深入討論。

這也是我第一次到 Legacy 看表演。Legacy 是由哈林和張培仁,斥資千萬,將原本的華山藝文中心裡其中一個酒廠倉房,改建而成,可容納一千多人。只是冷氣很強,建議以後去看表演的人,帶大衣。

一開場,明哥出現讓大家爆出如雷的歡呼。他在舞台上真有如魅的魔力,雖然這次表演沒有豪華的舞台和華麗的裝扮,但舉手投足,加上他咬字清晰卻情感媚惑人心的唱腔,讓全場陷入瘋狂。(覺得一生該看一次他在紅磡的現場!)對我而言,明哥不只是天生的藝人,也是性別運動和公益議題上,勇於面對的戰士。在舞台上,他有天生的狂豔;但平常待人的溫和善良,和認真思考問題的樣子,真讓人打從心底覺得帥氣!看他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樣子,好像 Jarvis Cocker,只是明哥歌詞裡的柔媚,仍是另一番不同的韻味氣質。

PixelToy 的何山喝得有點醉意了。照例拿出他自製的有趣電子 player,讓音控師把外場音樂開得更大聲,每一個 beat 幾乎震得人站不住腳。紫色的燈光搭上Candy 高亢的聲線,現場瞬間變成舞池。

至於感性性感二人組 at17 的二汶和Ellen,還是絕配。作為天才少女吉他手的 Ellen,演繹了個人新曲「人造衛星情人」,一整個爆炸性的搖滾漸層,顯然她已經從民謠「進化」,看著她狂飆電吉他,爽快!期待她的新專輯!二汶還是一樣說話搞笑,但有著渾厚、擅唱爵士歌喉的她,歌聲依舊讓人陶醉。她們的最新專輯 "Just the two of us... until we meet again live" 已經發行。

其實看她們表演,讓我有個很深的感觸。在 PMPS 的廠牌裡,有電子、民謠、爵士、搖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