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9的文章

路邊 (with You and I)

圖片
◎ sketch by Paul.

自捷運出站,上班人潮熙來攘往。
一名中年男子倒臥於和平東路邊的便利商店
旁邊擺著一小瓶米酒,身上蓋著一張報紙,動也不動。

經過的人們只是匆匆瞟上一眼
我經過、折回,對毫無起伏的身軀有點擔心
打了119。
警員要我先確認呼吸,還好有著微微溫暖鼻息
通報好地址,站在他身邊等。

之間無數的人經過,上班族、媽媽與小孩、妙齡女子、買報紙的老先生。
有兩位媽媽表示關心。
巡邏車經過,也因為旁邊有計程車擋住,
巡邏員警根本沒看到。

大約五分鐘,救護車和警察到了。
朝他們揮揮手、確認位置,簡單被詢問一下,
也就離開。

但願那男子只是醉酒於路邊,無大礙虛驚一場,
也幸好天氣不冷。

然而每個路過之人的冷漠注視,
實在令我覺得那些眼光像小針刺般難受……
也聽過很多人因為熱心報案,莫名其妙被牽扯
我想無人喜歡麻煩事上身。

但很多時候只要小小行動,把關心付諸實現
也許報紙新聞上那些貌似不可思議的、視線所及的、意外的生命殞落
能減少一些。

都說「為善不欲人知」,我卻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互助掛懷,
不用裱字剪綵的刻意宣揚,確有必要營造一種真實入底的社會氛圍,
即便那並非是有著強執力的制度,卻也能是形塑、改變社會結構的一種抽象要素。

當我們都能感受他人的善意、也能見到這樣動作的存在與日常,
我相信在自利的基礎上,更能以利他來利己。

感謝如此開啟聖誕節的一天,也祝願大家歲末年終
平安好樂。




◎ YoYo, You and I. 這是一位年輕的女歌者,寫給香港智行基金會的歌,獻給愛滋病人及受影響的兒童。We're all connected.

Where have you gone to
Do you know that I miss you
What do I do now
Where do I stand

Why did you leave me
I don't understand
Will I be left behind,
again and again

Will you tell me what I'm up against
tell me that my fate is in my hands
can you convince me, that i have a chance

We are connected
by the air we breathe
we are equated
by the blood we blee…

失語

圖片
走於山中。泥土地微微水濘,天色是不透明的暗沈,無雨。
菅芒花顫著纖長身姿,遮住平台下望的景色。
山中無語,卻最能承託焦躁,
妳打開每一個毛細孔,噴出黏滯的抑鬱不滿,
她們只是靜靜,每一片枝葉綠意未減,餘意婆娑。

山中之人皆少語,何妨一杖低吟且徐行
打開自己……



只有他知道我們的秘密
越愛,越不怕□□。


◎黃小楨,繼續,收於「花吃了那女孩」,2008。

作詞:香菇(Vera Queen)、陳宏一
作曲:陳建騏

牽你的手 我們要一起
Oh my daer 一起向前
牽著你的手 飛離
要一起呼吸 用力的約定
吻著你的手心 甜甜的香氣
融化你的憂傷 愛上你的美麗
It's my fantasy
唱著愛你 我們繼續

Darling oh my baby
聽見了嗎 午後的風景
Oh my dear 包圍著你
牽著你的手 飛離
要一起呼吸 用力的約定
吻著你的任性 傻傻的美麗
吃掉你的回憶 吸取你的不開心
It's my fantasy
唱著愛你 我們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