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9的文章

你好嗎?

時序漸進入秋,傍晚後有涼意。距離上一次的文字,大病一場,追趕著工作進度,不知不覺九月天也行至中腹。

這兩天留了點時間空間悠閒,正好聽人說話。家人、朋友、視窗、聽筒、文字、耳語,每個人都有好些憂煩,來自年齡關卡的焦慮、情感裡不確定的反覆和人生中自我信念的質疑,脆弱寂寞,也只能擺放好慎重也舒服的姿態,在得到一些確切的答覆和滿足疲累的呵欠以後,稍稍寬心。

你好嗎?一句簡單問候,但願別回答太快,且讓記憶中的皮影從容掠過。

張懸結束了大陸巡演,一路也算波折不斷,近期內《城市畫報》會刊出精彩報導,而那精彩處正在於有那麼多不完滿:廣州首場停演和枝枝節節的人事。於是有很多感觸和反省,折射角度不免也拉大到一個人生階段能力的檢視,都是走下一步的燃料。(這一期的謝安琪專訪也頗精彩!有我的小小虛榮 :p)

披頭四的全系列十三張專輯出了精彩的 Remaster ,有 stereo 和 mono 兩版本,如果不是後者的復古偏好,聽著前者,那音樂讓人恍然於他們仍活在一個肩膀之間的距離,卻已是溫暖情懷不再的時代。

繼續「修行」、學習著如何「自由」,捉摸生活裡最恰當的姿態。總是太貪心,不夠專一細緻地處理問題、過於高估承受的能力,但緩慢裡仍奢冀更多根本理路的暢通,那是對自己的重要和誠實;在內心逐漸感到安穩的薄膜包覆下,繼續安身立命的路。記得張懸在廣播中說過,「寧願好好自我放逐、放空、旅行,去產生為自己或別人做點什麼的念頭,也比提早進入規範卻開始累積虛無,而到中年產生危機好」。

笑言自己是 很反抗生活 階段論的、徹底的唯心(浪漫)主義者。我相信當意志穿透生活,既定階段也會被賦予新的樣貌感覺。唯有學著內化內心的透明澄靜,他人的生命意義與使命畢竟背 負於外、感染,但只有自己真正豁然開朗的覺醒決斷,才是真正的力量;縱然青春的自戀不時帶來短暫的矛盾,但冷靜與理性卻能穿透迷亂,留下那些能久遠長存的 輪廓,加深。

最近的樂壇真十分熱鬧,連許久不見的香港 Swing 都復出了!也期待私心偏愛的牢騷系城市民謠 Finn 的專輯,當然,一樣有個性的 Easy 最近也在阿凱的幫忙下,出了 EP Move to San Francisco ,他在卡夫卡的發表演唱一整個十分悶騷認真,是個可愛大男孩。

來 聽聽蘇打綠的新專輯「夏。狂熱」,啟發自韋瓦第「四季」系列中的第二張,遠赴倫敦重金錄製,調性十分搖滾,有著越磨越亮的好聽。想把「他夏了夏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