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9的文章

攝影詩人郭英聲(讀印刻 no. 66)

圖片
※郭英聲,旅途(法國,1987)。


平靜,應該來自大量的閱讀與同樣孤寂卻也執意追尋著什麼的,靈魂之間的對話。

不懼怕孤寂,只有在完整積澱下來的靜絕中移動,才能解離出自己的聲音。所有的作品都是一種「心象」。

保持對生命與生活的焦慮感。善用灰色質地。

在詩、文學與一切關於美學的活動中,找尋自由存在的可能,用以對抗人造規制的平庸僵化。不安分,即便手鐐腳銬無得解,也要奮力敲打、砰砰作響,亂舞於一片荒漫之中。

有自由的靈魂,才有自由的時代。生命就像隻舟子,划過當下瀲灩的破碎,目的未知。

宣言 (with 《寂寞之井》)

圖片
重組
◎鯨向海。收於《大雄》。

你和誰,又重組了星圖
但已不是最初
我隸屬的那個偶像團體

(如果分手是為了測試對方
確實愛你)
我也該去旅行才對

(掩飾此刻身份
需要外星生物的安慰)
太傷心了
恆星融化於胸前,隕石墜落口袋

我試圖修復這個主題
彷彿銀河系的焊接工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決 意間斷、打亂一些生活習慣,好似這樣能為平淡的生活增添些許鮮感。也真是人事全非了。經過毀滅性的重熔重鑄,外表相同的容器,內裡液體已然更換。如果有 天我不告而別,回到隱密的夢境或自我放逐的旅途,請不要奇怪。接下來應該安穩安定的人生階段,於我卻是蕩與變的挑戰賽。因為不再恐慌懦弱,因為要盡力保護 抽著嫩芽的美麗秘密。

曾用力抓住所在乎與牽絆的,於是自由。從來回憶才是最確切的擁有。

讀完了《寂寞之井》。第一次遇到 如此燙貼生命的故事小說,被完全地安撫,也是被懂得的釋放。無人願意天生墮落,下降中的生命趨態時常滿懷罪惡感。而所謂的 低與高,正是與被嚮往的安全明亮的保護相對照。因為內心對傳統傳承的敬仰與平凡而受尊重的生活的渴望,才使得面對扭曲醜陋與備受指責的一切,令人難受。但 我仍相信悲劇宿命的解脫,只要我們都夠強壯而溫柔,有智慧。是的,需要找尋強壯而美麗的靈魂同伴,協與作戰,即便只是靜靜的存在。畢竟我們不可能隨時像斷 背山一般活在去除社會關係的審視/脈絡下,但我們可以誠實、坦率、勇敢,除去束縛自己的老舊複眼式枷鎖,重新變造這個理應由身處其中的子民所創造出來的文 明與社會,從身邊開疆拓土起。

雖然自我放逐披著悲劇性的外衣,在我眼裡卻有無以言喻的魔力。無論如何,保持清醒、努力受傷、能夠被愛,是我所鍾愛的不羈與淡定。不堪裡才能長出最純粹的信念與勇氣,得以身試法。

保持距離、保持冷靜,時時注意自己站在能夠觀看全景的崖壁之上,這是對生活也是對時代的自我要求。自溺或朦朧的偏執美感,逐漸袪除,「不遺忘也不想曾經」。

不時想起邱妙津端坐桌前,一字一筆慎重劃下的印記,厚實、深刻、凝然,是怎樣莊重的心情。不禁想著文字之於我與他人的意義。即便沉默且面孔模糊的讀者(們),都是對寫者具激勵性的存在。你們所擁有的彼此是瞭然的瞬間,而長長的人生往往只不過為片刻花火璀璨,蟄伏等待。

終於,不再需要為瀟灑的姿態,盡力琢磨。祝福你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些怪物
◎鯨向海。收於《大雄》。

陰暗中
緊緊貼著牆角…

午後的自行車小遊

圖片
社子島 - Sunset 2, originally uploaded by milyshow.


傍晚五點,天色有點陰沉,氣象預報說今天不會下雨,但心底一點也不擔心,溫度太高,下下雨涼快涼快也好。

騎上自行車道,天色果真不明亮,但每次看著若隱若現越來越寬闊的河道,心情總是很好。車道邊是高約莫一公尺的土提,長長的綠草柔柔風動,陰暗的天色下竟有 點英格蘭荒原的味道,只是少了雜石、多了幾隻閒散的狗淘氣地奔跑玩耍,還有不少人玩著棒壘球。幾滴雨落下,添了舒適涼意。

從公館騎到大稻埕要 40 分鐘,通常我會停下來喝口水、擦擦身子,這裡照例是眾多相機一字排開對準著碼頭落日。繼續騎,往右邊會到關渡,今天選擇了左邊的社子島。

河面越來越寬闊,沿岸溼地也越來越美,一整片連綿的水生樹叢和不時落下兜著細腳覓食的白色水鳥。其實前面一點的車道邊有野雁觀賞處,不時那些帶著褐色斑點 的結實翅膀會從頭上飛過。騎了半小時後停下來,橘黃色的日頭已在 45 度角,灰雲白雲層層疊疊地籠罩在遠方盆地邊緣的幾座小山上。一片開闊感覺真好,彷如一個人解脫過於繁瑣的束縛,從處處遮蔽視線的水泥方塊中掙脫出來,盡現 無所遮攔的豐富層次。這兒會是練習廣角鏡頭的好地方吧。

騎車是件舒坦的事,可以把很多煩擾暫時丟在後邊、舒展眉宇,嘴角會輕輕上揚。會車時,也喜歡觀察騎士們的表情,當然笑意居多,雖然過於興奮的孩子們時常是車道上可愛的小炸彈。

回程從大稻埕口出來,沿著馬路直騎,經過那些老舊卻風味十足的迪化街店舖,在天主堂對面有家熱鬧的古早味小店,可以花 35 元買碗豆漿豆花或剉冰,補充點熱量,旁邊就是寧夏夜市。接著進入有點可怕的市區交通,騎到熟悉的永康街附近,在麗水街上的「越南小吃店」嗤了碗涼拌米線, 這家小店空間不過一、兩坪,但口味不辣、酸度適中,非常適合溽暑,坐在馬路邊照樣吃得津津有味,也好看車。

對了,說說今天陪伴的音樂吧:聲音碎片「把光芒撒向更開闊的地方」,這張專輯保有中國搖滾特殊的虛無氣味,加上散文詩般的歌詞,算是他們成軍以來的代表 作;Moby "Wait for Me",帶動 90 年代電音風潮的小天王這次回歸簡單的創作本質,整張專輯在紐約自宅製作、錄音,曲風也柔碎許多,使用了大量的弦樂,適合派對結束,躺在地板上享受曲終人散 後的況味;還有 MicroMu 提供的免費下載現場:痛苦的信仰「改變你的生活」,…

[詩。] 齊聚在此用餐 & 那人 by 鯨向海

◎ 轉自 http://www.wretch.cc/blog/EYEtoEYE/


July 7, 2009
齊聚在此用餐

假日的午宴
各取所需
我凝視鄰桌男孩的靈魂
宛若一個深淵
餐巾遙遠的那一角
有人說著笑話
說到我的夢時我哭了
沒事沒事,只是
生活不知覺
變成碎裂的,礁石奇多的海岸
未來與過去一箱箱
漂流在海面……
而今得以齊聚在此用餐
盡興看彼此
從容地舔食十根手指
這一刻,不論惡漢還是王后
所有的蝴蝶和蟑螂啊
都將同感飽足
誰知道百年後,我們會在
哪條魚的肚腹裡相遇呢
吃吧吃吧,一輩子
能為彼此服下多少快樂
嘔出多少憂傷?




June 17, 2009
那人

照片裡的那人
我就這麼靜靜看你
看你不睜眼
看你永遠不睜眼
卻看透了我

這裡的海浪你都聆聽過了
這裡的天空你都飛過了
然而真正愛了你的那人
是否可能比我
更喜歡你呢

如果有時我重又致電給你
同命的那人啊
並非為了找回昔日
一方草地,一首歌的名字
一片初遇時的刺青……
只是突然覺得自己
又堪用了

所以,捷運上的那人,書頁間的那人
電視裡的,夢中的那人
是你正對著
鑿開了我的顱頂
任憑落花下雨
誰說流星飛碟必須抵擋

反正下一站
我們永遠不再相見了

你找到手中的香蕉了嗎?(記「猴子飛行員」)

圖片
◎ Tony和楊聲錚。originally uploaded by 粉紅閃電老頭. 「即便我不如你的期待,至少我還有夢。」
「有夢才不會害怕受傷。」──猴子飛行員

都說 velvet underground 當年的現場,開啟無數青年的樂團之路。我想,今晚我也遇到二十幾年來最讓靈魂衝動的演出,可以死而無憾的精彩程度。

昨晚 the wall 有三個團,分別是紛紛樂團、 HiJack和壓軸的猴子飛行員。紛紛有雙主唱:趙之璧、元若藍;貝斯手雞毛(失控、Algae)和陳楷(餅乾怪獸)、小黃(搖搖椅)、楊元傑(餅乾怪 獸)。BiBi一貫的熱血奔放,很佩服她從廢五金一路以來在台上的直率、投入、熱情不變,那種在歲月中依舊保持熱力的單純,難能可貴,而且她也不吝和年輕 的朋友們分享,一起前進。看她在舞台上盡情地甩頭髮、歌唱,搭配上一往直前的搖滾熱音,爽!

HiJack是個年輕團,有著用力得很漂亮的厲害鼓手,但整體還需要深化一點。

至於壓軸的猴子飛行員,中場休息時有看到 Tony 在外面練吉他,戴著帽子、短褲、素面T-shirt,像個平凡路人一樣。覺得他好眼熟,以為是 Dino,查了資料才發現是草莓救星、和阿吱照片裡出現過的身影。這個熟男團體裡每個人都有豐富的經歷,各自組過不少團,歷盡滄桑,現在應該是他們技巧最 成熟、又對理想堅持最清楚的階段,一上台,他們的音樂真地讓人「共鳴」,你不是在聽音樂,而是整個合而為一、把靈魂交出去。歌詞裡多是對夢想和搖滾的堅 持、喜愛,Tony 的歌唱穿透力和駕馭力很讚(和草莓救星的風格完全不同),楊聲錚(前刺客)的電吉他沒話說,單薄的身軀盡是能量;阿耀則是外表很冷靜,但冷靜底下是極為專 注精彩的專業。他們厚實的技巧與沈醉其中(當然,也可能因為今晚都是熟朋友!),把復古搖滾織成一道厚實而有彈性的音牆,在裡面,我得到感動的鼓舞、解 脫,也聽到最寶貴初衷所帶來的撼動與力量……。

半醉半沈浸其中的迷濛清醒裡,邊騎車邊哭著,在雨後的午夜。最近是個人生轉折,好多珍貴的朋友們和場景鼓勵並揭示我,一路堅持的美好與最開始的純粹,那些散落一地黯淡的或閃亮的生活瑣碎,歷歷在目卻似乎不重要了。

謝謝你們,讓我見到聽到最美的搖滾精神,和未來所該堅持的不貪心。


◎猴子飛行員的試聽(官網Street Voice

◎猴子飛行員的成員:

王湯尼 (TONY, 主唱)
縱貫線 Super Band 的 R…